台灣學生通常都很細心也很刁鑽,需要更有邏輯性的解釋才能理解語言的實際運用,常會希望知道一些細微的問題,比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