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市 ─ 巴拉圭青商會邀約

我在 2014 年就到過 Foz 福斯市旅行,看過世界大的伊瓜蘇大瀑布、走訪有趣的鳥園、逛過那一條市區大街、遠眺三國邊界。
在這裡,巴西與巴拉圭、阿根廷皆只有一河之隔。

多年後,藉由巴拉圭青商會的講座邀請,我再次飛抵國界邊緣,並坐上了他們的車跨過友誼橋,進入巴拉圭東方市。
如果要我打個比方,福斯市與東方市就像是台北市與新北市之近,過了橋就到,雙方市民也經常互通往來,到彼岸就學或就業;只是這兩市分屬兩國,不同語言、不同貨幣、不同人種、不同生活與文化。

與巴拉圭台灣商會青商會幹部們在他們為我安排下榻的里約飯店合影。
我從里約飛到福斯市、過橋到東方市,住進的居然是名為「里約」的飯店,讓我覺得很好笑。飯店裡有很多里約熱帶風景的裝飾,包含我房間裡有一面牆是科帕卡巴納海灘壁紙。

當日下午,過橋之路如往常般擁擠堵塞,邊界海關鮮少攔車抽查,我連出境章、入境章都免了。(台灣護照目前進巴拉圭市免簽;兩國居民之間也是免簽)

生活在邊界的大家,包含台灣移民們,都是葡西語雙通。
作為自由免稅區的東方市,也為了做生意方便,三幣皆通。巴拉圭瓜拉尼、巴西黑奧、美金都可使用,在貿易買貨上多以美金,當地小販則多用瓜拉尼,但如有需求皆可換算計價並找錢。

東方市市區的部分稱為橋頭(也有人稱整個東方市為橋頭市),多數華人皆集中住於此區,上班做生意也在此、亞洲商店跟餐廳也都在此,形成一個「小台灣」。

第一天晚餐,青商會的幹部們請吃台菜。
所謂「台菜」的意思,居然是排骨酥、鹹酥雞、蔥抓餅都能作為一道菜,還有涼拌海蜇、筍絲滷腿庫、三杯杏鮑菇等,果然跟中菜做出區隔。
他們很不好意思地說這台菜口味可能不太道地,我回說這比巴西好太多太多了。他們再問說我最喜歡哪一道,我說大概是炒油菜吧,太久沒吃這種簡單的炒菜了。
(巴西的葉菜類多是沙拉,蔬果則多是根莖類,要吃到弄熱的葉子真的很難)

到訪巴拉圭東方市的第三天,終於到了重頭戲的部分,講座安排在巴西福斯市的渡假村內,橋頭的台灣朋友們帶著全家大小,開車過橋來個兩天一夜的小旅行,吃完豐盛晚餐後聽我開講。

其實關於重頭戲,我能描述的事情不太多,想說的東西都在講座裡說完了,內容分為三段,包含 (1) 為什麼會選擇巴西、(2) 如何步入最大貧民窟,以及這次特別準備的新內容:(3) 我那比我更勇敢的爸媽。

因著現場許多商會朋友都是為人父母,我談了我的「勇闖不是魯莽」,而是做足功課的勇敢、贏得信任的支持。
我的爸媽在我每次要去做很勇敢的事情時,都跟我站在同一陣線、一起溝通學習、一起面對外界質疑。他們選擇相信我、選擇放飛。
我覺得他們是「牽掛但不擔憂」,但這些選擇的背後可能有不捨、驚恐、猶疑等,都不是我看得到的;我能知道的就是,他們比我更勇敢多了!

於此,感謝當天參與講座的朋友們,感謝你們費時費心聽我說故事。希望我的分享能帶給你們一些甚麼,一些想法、 思考、感受,都是我期許自己繼續說故事的意義。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