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語的實踐 – 上篇:生活在巴西,如何精進葡語?

__原文寫於 2015/8/21______

日籍朋友認真地對我說:「妳的葡語在這半年進步好多噢,我也希望可以像妳這樣跟路人對話。」

她在我最後幾天整理行李時到家中陪我,我一邊打包行李、一邊和她聊天;期間,巴西家人來我房裡和她打了招呼、我帶她到社區附近逛逛,請她幫我和糖果攤的阿姨拍紀念合照。

她在我和糖果攤阿姨聊完天、道別後,說了這句話。
其實我不知道她羨慕的是,我的葡語精進到可以聊天?還是我居然可以跟攤販阿姨做朋友?

#到巴西交換以前

在到巴西交換之前,我先修過了暑期密集的西語班,課程內容等於一學期;及上下兩學期連開的葡語課。

大學校內開授的葡語課,教授來自巴西聖保羅,在台灣留學工作定居多年,自己編製了葡語課本教材,上課認真。可惜的是他的中文仍有些口音及邏輯不同,在解釋細微的環節時,常常讓學生們有聽沒有懂。

但我必須承認,當初因為這位教授的嚴格、每週固定的回家作業及課本上無數的填空題,替我打下穩固的文法基礎。

巴西利亞大學一角。

#剛到巴西時

然而,剛到巴西時的我,雖然持著已接觸拉丁語系兩三年的背景,卻仍是字彙不齊、聽說不佳。(完全就是鴨子聽雷!)

第一次到巴西利亞大學上葡語初級班時,老師直接霹靂啪啦、用葡語解釋葡語的上課形式,讓我欲哭無淚。尤其是同班的「初級」同學對此完全沒問題,甚至能流暢地與老師對話。

班上有七個日籍同學,在日本就主修葡語二至三年了;三個義大利籍同學和法國籍同學則是因為母語與葡語相近,只需在巴西待一個月就能輕鬆上口。

曾經和老師反應過幾次,表示我也想學習但上課時就是聽不懂,也無法瞬間開口應答,但老師表示她必須順應大多數同學(也就是全班)的程度,請我自己加油。

倒是回家作業或是課堂上解釋文法時,對我而言卻是輕而易舉,其他同學有時還會借抄我的作業。

幾次掙扎嘗試後,我不得不放棄巴西利亞大學的葡語班,因為實質上我無法練習到口語、也無法學習到任何新文法。

在教室之外,丟掉課本,等著我的,卻是更廣大、更無止境的學習場域。

大學教室打掃時,所有課桌椅都整齊擺置在走廊上。

五個道地的葡語老師

當地朋友替我安排校外住宿時,找上了要出租單間套房的別墅小家庭,他們家二樓有間空房,裡面衛浴、冰箱、床等家具齊全,想單純租給到巴西利亞念書或工作的年輕人。

租給我後,卻讓他們意外當起了寄宿家庭,養育了一個來自台灣的女兒。
朋友最初向我描述套房狀況時,說設備很好、房東很友善,唯一的缺點是這家人(爸爸、媽媽、17 歲和 12 歲妹妹及 10 歲弟弟)都不會說英文,但如果有需要,他隨時可以替我翻譯、與他們溝通。

第一晚入住時,我除了說「哈囉」,還試圖說「很高興認識你們」,但後面這句太長再加上我的發音古怪,全家五個人猜了半天,還是請出了 Google 翻譯。

隔天開始,我和他們便展開了比手畫腳大賽,以及五個人針對我一個人的葡語加強練習。

雖然爸爸有時喜歡對我秀幾句他從好萊塢電影中學到的英語台詞、或簡單的西語招呼,卻被小妹嚴格訓斥:「我們在巴西,就要講葡語,約克來這裡就是要學葡語。在這個家裡只准講葡語!」(當然小妹她自己在學校上英語課的作業,仍會找我指導一下。)

一支筆、一張紙及電子葡語字典

第二天開始,這是我隨時拿在手上的東西。

下樓吃飯、和家人外出的時候都帶著,自己出門就放在背包最外側,隨時需要和別人對話時,我就拿出這三個法寶。請家人或陌生人把他們說的重要單字或句子寫下來,慢慢用讀的比較好理解,不會的部分我再用手機app一字一字查詢翻譯。

每晚回房時,我都會攤開那張摺的小小的A4紙,把當日學到的字彙複習幾次,並抄在筆記本上。

筆記本裡以實用類別作分,廚房用品、交通方向、人物職稱…等,除了已經學到的字,如果自己察覺有甚麼不足,也會繼續無盡地延伸下去。

最一開始,我確實學習了無數的新詞彙,但漸漸地我也發現自己沒有熟記,許多已經在筆記本上該懂的字,某天又突然跑回隨身A4紙上,反反覆覆。

待我如親的巴西家人們。

#學習字母發音、草書連寫法

一陣子後,我的五位葡語老師發現我的兩項嚴重不足,一就是我不會以葡語發主要字母的音,所以每次抄寫時,都需把紙跟筆交給別人;二就是我沒學過草書,所以就算別人替我寫下來,我也常常看不太懂。

媽媽先是翻出了弟弟小學一年級時的字母描寫本給我練習,邊描寫、邊口唸字母發音;再來就是大家都不幫我寫了,只會唸出拼音,我慢慢地按照字母抄下後,再拿給他們檢查一遍是否有抄錯。

只剩嘴巴,妳拼一遍就好

後來某天,更狠的來了,我正要下筆抄寫的當下,大妹按住了我的紙,眼神尖銳地與我四目交接說:「妳這樣寫也寫很久了,別再寫了,妳用聽的!」

她說完一遍,馬上要我照樣重新拼一遍,過幾分鐘如果有想到,就再問一次剛剛才學的字。

就這樣,跟隨我大概一兩個月的紙筆被強制徵收了。

而再下一階段呢?因為葡語的字母發音固定,母音a、e、i、o、u都只有一種發音,其實拆字很簡單。再下一階段的作法就是也沒人要幫我拼音了,他們將詞彙唸得盡量慢一點,要我聽清楚,自己試試拼出來。

最終的這個階段練習不到幾次,我很快就抓到訣竅,省略了紙筆、拼音的一來一回,學習起來更有效率;在此同時,我的主動口說能力,也發展到一定的程度。

__續下篇:〈葡萄牙語的實踐 – 下篇:嘗試作為巴西人的一份子〉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